bet366登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集锦 >

梦里不知身是客 ——曹雪芹的人生悲情(四)

作者:燕子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7-10-17 08:52 点击数:
 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梦里不知身是客
 
——曹雪芹的人生悲情
 

刘金星
 


 



 
         后来,雪芹的岳父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大骂颚比无德。婚后三天回门,见到这等狼狈女婿,岳父依然冷着脸,心中极其不快。但木已成舟,也无可奈何,只是不与女婿来往。岳母见到女儿,自是母女相拥而泣。待娘俩哭够了,便叮嘱雪芹要好好善待女儿:她的女儿可是千金小姐,从小没受过委屈,而今被骗到西山受罪,可真是前世造孽!雪芹嘴里诺诺答应,心中却如打开的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一起涌向心头。梅小姐见丈夫脸色难看,知道母亲的话触动了雪芹的伤情,于是说:“母亲大人不必担心,当年表哥是何等富贵,有几人能比,现今不依然承受得住!”
       话虽如此,西山的家境却让梅小姐隐隐担忧。辞别父母,他们的婚姻生活真正开始了。她与雪芹隐居西山,倒也恩爱,只是日子有些拘谨。虽说雪芹写些字画,偶尔也能换回一些银两,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再加上少爷出身的雪芹,生性放浪形骸,只喜饮酒赋诗,不善理财,日子紧紧巴巴。天长日久,梅小姐也会无端生出些怨气。梅小姐体会到了,爱情不是童话,需要人间烟火的滋养,需要物质做基础。梅小姐不敢在雪芹面前表露,便私下与蕙兰说些牢骚话。蕙兰却不这么看,她觉得少爷若像寻常男人一样,就不是曹雪芹了。蕙兰相信,少爷是大才,早晚会出人头地,恢复锦衣玉食的生活。于是,梅小姐不在屋时便鼓励雪芹,生活不用操心,安心写书。雪芹就拿出刚刚写出的书稿读与蕙兰听:“士隐乃读书之人,不惯生理稼穑等事……肃每见面时,便说些现成话;且人前人后,又怨他们不善过活,只一味好吃懒做等语。士隐知投人不着,心中未免悔恨……”
        雪芹说:“《石头记》乃白日梦所托,甄士隐乃我芹圃是也!”
为生活计,雪芹开始时常走出西山书斋到京城找工作。雪芹最早出现在文艺圈里不是小说家,而是诗人。雪芹的诗才,被喜欢附庸风雅的明相国明亮看重,于是被请去做“西宾”。西宾是做什么的,西宾就是家庭教师或幕僚。主人闲来与之吟诗赋对,主人忙时帮着抄抄写写。但雪芹生性不是做西宾的料,平日放诞不拘,言行不谨,自然不会讨主人喜欢。不久就被辞退了,辞退的理由是“有文无行”。
       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,被明相府辞退的雪芹,不免有些心灰意懒,连写作也提不起精神了。一日,有两位公子来访。公子说,他们看到先生前两回《石头记》便忍不住想看下回,希望先生快些接写下去。
       原来是两位催书的人,雪芹心中大喜。雪芹诙谐地说:“你给我买些烧酒,烧鹅,待我吃饱喝足,就给你续写下一回!”
虽是一句玩笑话,梅小姐心里承受不住了。待客人走后,梅小姐对蕙兰哭诉道:“何以至此呀,表哥竟沦落到这等下贱地步!明日你陪我回娘家,我央告父母大人要些银两,让他吃饱喝足做《石头记》!”
       蕙兰说:“大小姐应该知道少爷的脾性,言语放诞不拘,一句玩笑话嘛!我看也不是坏事,毕竟大家喜欢,肯花钱看少爷写的书!”
      梅小姐说:“我看是为五斗米折腰!”
      蕙兰若有所思。事后对雪芹说:“少爷所写乃旷世之作,岂是为哪个人所写,更别说是酒肉所能撼动的!”
       雪芹说:“物质刺激,有时候也能激发灵感。这不我又很快写了下一回,你给提提意见!”
       蕙兰看了之后感觉与所接上回有些异样,语言粗糙,定是心浮气躁所致。这次蕙兰不再留情面,也不再顾及主仆身份,狠狠批评了雪芹一顿。最后竟有些哭腔:“少爷,你是在作践自己的艺术啊!”
         雪芹被蕙兰对艺术的真诚所打动,把刚刚写完的这一回《石头记》填到灶火里烧了。此后,再写时格外用心,仿佛有一双眼睛,在热切地看着他的行文。
        此一回写作正是雪芹缺衣少食、求助无门之际,自然融进了更多的个人情感。他在小说中写下了一个村妪到荣国府去攀亲求助的经历,这位贫苦老妇人却得到了她所不敢想象的厚待。在这回书的前后,各有诗句:
       “朝叩富儿门,富儿犹未足。虽无千金酬,嗟彼胜骨肉!”
       “得意浓时易接济,受恩深处胜亲朋。”
        闲言少叙,却说雪芹终于找到了一份养家糊口的差事,到西单石虎胡同——后迁至宣武门里绒线胡同东口为皇室子弟开设的官学——右翼宗学管理日常事务工作。史料记载这一年是为乾隆十年,公历1745年。在这里,雪芹结识了敦敏、敦诚两兄弟。爱新觉罗·敦敏、敦诚兄弟,是太祖努尔啥赤十二子英王阿济格五世孙,正儿八经的清宗室子弟。阿济格与其弟多尔衮同为大妃乌拉纳喇氏所生。顺治初年,多尔衮称摄政王,专朝政,阿济格亦乘机扩展权势。顺治七年十二月,多尔衮于狩猎途中,暴卒于喀喇城,世祖亲政,阿济格立遭囚禁,次年十月赐死,子孙降为庶人。
        如此说来,雪芹与敦敏、敦诚两兄弟有着相似的人生遭际,再加上他们早就慕名雪芹的诗才,很快发展成为朋友,并成了此后坎坷一生中彼此了解的知己。敦敏、敦诚与雪芹结识之初,首先引起他们注意的是他的诗才。雪芹诗才格意新奇,器局大,尤其诗胆如铁一般刚硬,如刀一样锋利。雪芹作诗多师承祖父,却独具一格。祖父晚年所做《楝亭遗集》,雪芹下功夫读过,也受其熏陶浸染,诗格影响,但由于环境条件和生活经历与祖父不尽相同,其性格养成和诗路也不近相似,诗作自然独具一格,别具特色。敦敏、敦诚两兄弟还有一个喜欢雪芹诗作的原因,那就是与自己的性格和诗路相近,惺惺惜惺惺。雪芹性格放达不拘、胸襟开阔,而且才思敏捷,谈吐幽默风趣,尤其善讲故事。于信口而谈、嘻笑怒骂中,意气风生、充满幽默。每设一喻,说一理,讲一事,无不使人为之叫绝称快。特别是他那傲骨狂形、疾俗愤世,而别有识见,不同流俗的坦荡谈吐,深深吸引了敦敏、敦诚,也加快了他们之间友情的逐步深入。特别是厌倦官场,无心科举的敦诚,经常找雪芹谈做诗,谈人生,他几乎把雪芹视为人生楷模和文学导师。
        随着交往的深入,敦敏、敦诚兄弟二人还发现导师雪芹不仅有着惊人的诗才,而且书画也了得,其书无论是楷、隶、篆均达炉火纯青的地步,尤其行书与狂草更见其艺术个性:放达不拘、峭拔崎岖,极具线条美;其画无论山水、人物、花鸟均独具画家性情,尤其人物画,神态毕肖、栩栩如生,添一笔或去一笔都会所画人物黯然,无论多么精湛的高仿家,都模仿不得。不仅如此,雪芹还对医学、金石、泥塑、印染、雕刻、织补、烹调等颇有研究,并结集刊印,书名为《废艺斋集稿》。《废艺斋集稿》分为八册。第一册题讲的是如何治印刻章。第二册讲的是我国南北方风筝的制作工艺,第三册讲的是编制工艺。第四册讲的是泥塑脱胎手艺,第五册讲的是丝缎织补,第六册讲的是布匹印染,第七册讲的是竹器调刻及扇股制作,第八册讲的是菜肴烹调。
       在敦氏弟兄弟心目中,曹雪芹无疑是一个学识渊博、性格旷达、为人真诚,集诗书画艺于一身的旷世奇才。这样的大才子,堂堂我大清却容不下,却沦落到给大清宗室学堂管理事务,却在西山草屋里栖身。敦诚放言为雪芹叫屈,敦敏劝弟弟谨口慎言,说其实的他们何尝不与先生一样,要学会卧薪尝胆,等有朝一日中举,重整家业,才可有出头之日。墩诚说:“罢罢罢,那是你。我们堂堂正宗清室子弟又能如何?我还是效仿先生吟诗作乐、逍遥一生罢!”敦敏说:“弟弟你难道忘了阿玛教诲、额娘期望,岂能率性而为!”敦诚说:“难道叫我从头再来,飞黄腾达之日再籍为庶民么!哥哥既有此理想,爱新觉罗敦氏一支儿的再度兴旺就拜托哥哥了!”
        敦敏见弟弟如此颓废、玩世不恭很生气,想替父母狠狠教训教训他,适逢雪芹进来才作罢。雪芹饮了些酒,略有醉意,进得门来随口吟了一句诗:“满纸荒唐言”。敦敏接:“一把辛酸泪”。雪芹接:“都云作者痴”。敦成接:“谁解其中味”。
       敦成说:“好你个先生,独自出去饮酒也叫上我,太不够意思了!”
       雪芹说:“不准叫先生,叫芹圃,我年长,顶多加一个兄字!”
       敦敏说:“这怎么使得,我们早把你看做老师了!”
       敦成说:“使得,使得,叫芹圃兄亲近!”
       敦敏说:“敦成胡言乱语,再亲近也不能乱了朝纲、尊卑有别!”
       雪芹说:“好为人师者,说明自己不自信,我岂能做不自信的人!”
       敦成拿出昨夜写就的一首诗,送给雪芹。说是请教,实则劝勉。诗曰:“劝君莫弹食客铗,劝君莫叩富儿门。残杯冷炙有德色,不如着书黄叶村”
       雪芹看罢若有所思。敦敏问写得怎样,敦成说:“且不管诗写得怎样,芹圃兄还是趁早离开这弹食客铗之地,回清净之所着书立说,把《石头记》续完!”
       敦敏说:“原来你是劝先生离开,我们岂不是要远离先生,如何求教啊!”
       敦成说:“心有灵犀,何以在乎距离远近,我说对吗芹圃兄?”
       雪芹说:“妙极。我想是该离开了,我不能为生计再辜负自己了!”
        不久,雪芹果然离开了宗室子弟学堂,回到西山黄叶村,开始了《石头记》着述。后把《石头记》更名为《红楼梦》,黄叶村里梦红楼,红楼梦醒黄叶村。雪芹过上了“满径蓬蒿老不华,举家食粥酒常赊。”“寒冬噎酸齑,雪夜围破毡”的生活,也引出了大清诗坛一段千古佳话!(下节更精彩,敬请关注)

 
【字体: 收藏 打印 挑错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投稿信箱 | 联系我们 |关于我们
真bet366_bet366登陆_bet366娱乐平台(精英与社会) www.hebelite.cn
电话:0311-88892015 地址:河北省省直机关民心广场办公楼288室 ICP备案:冀ICP备15012956号